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风鬼传说第289章一骑当千

时间:2020-01-29 23:00: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2次

风鬼传说 第289章 一骑当千

は防§过§lv以下为错字按拼音为准白渡=baidu以虾=yixia嘿=нèì炎=yan哥=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张=zhang街=jie上官秀轻轻捋着胸前的银发,缓缓摇头,説道:“你的判断,还是太乐观了。”

“秀哥觉得宁南军的节节败退,是故意为之?”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那……那宁南军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很简单,引敌深入!”上官秀深吸口气,正色説道:“但不管宁南人在背地里打的什么鬼主意,这场仗,我们一定得参与,这么难得的机会,我们也绝对不能错过。”

罗富眼珠转了转,恍然想起什么,説道:“秀哥,要不要到大祭司那里去占卜一卦?”

以前贞西军本是没有大祭司的,后来上官秀把贾彩宣升任为大祭司,説白了,他这么做,就是给贞西军将士们找一个心理支柱。

上官秀忍不住笑了出来,乐呵呵地看着罗富,问道:“老罗,你还相信占卜之説吗?”

罗富不好意思挠挠头发,xiǎo声嘀咕道:“我觉得祭司大人的占卜还是挺准的。”

上官秀想了想,diǎn头应道:“也好,下午我到半仙那里走一趟。”注:字符防过滤请用汉字输入неìУаП擺渡壹下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他本打算等到下午去贾彩宣那里占卜一卦,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从外面突然跑进来一大群的军兵,一个个皆是有伤在身,缠着绷带,为首的那位,正是两天前奉命去往双台县擒拿广獠的李虬。

“大……大人……”见到上官秀,李虬急急把搀扶他的军兵们推开,然后踉踉跄跄地抢步上前,噗通一声跪伏在地,鼻涕眼泪一并流淌下来,带着哭腔哽咽着説道:“末将无能,未能擒下广獠,还大败而归,请大人治罪!”

上官秀一愣,下意识地站起身形,快步走到李虬近前,低头仔细打量着他。

李虬身上多出负伤,胸前、xiǎo腹、胳膊、大腿皆缠着绷带,而且绷带大多已被鲜血染得通通红,再看跟他一同进来的军兵,有两名伯长,四名什长,其状也比李虬好不了多少。

上官秀吸气,他微微眯缝起眼睛,刚要説话,洛忍、詹熊、段其岳等人又从外面跑了进来,他们都是听闻李虬负伤而归的消息才急匆匆赶到郡尉府的。

扫了他们一眼,上官秀的目光又落回到李虬身上,把他从地上xiǎo心翼翼地扶起,关切地问道:“李虬,你伤势如何?”

“大人,末将……末将伤势并无大碍。”

“坐下来慢慢説。”见他站在那里身子都在前后的直打晃,上官秀托着他的胳膊,扶他入座。等李虬坐下后,上官秀凝声问道:“你可是被广獠打伤的?”

李虬不敢隐瞒,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向上官秀讲述一遍。

两天前,他奉命率领一千贞军士卒从西京出发,去往双台县擒拿广獠,结果他们还没进到双台县境内,却先接到了广獠派人送来的战书,约他们到八里亭一战。

八里亭是个地名,位于西京南部,双台县的北部,本来那里还有个村子,但由于叛军作乱,村里的人都跑光了,现已成为荒芜之地。

李虬根本没把广獠放在眼里,接到广獠的战帖后,他连犹豫都未犹豫,立刻率军赶往八里亭。

在八里亭,广獠只身一人的等在那里。他一人一骑还有一杆天诛虎魄枪,就那么直挺挺站在官道上,拦住了以李虬为首的上千名贞军。

李虬所带的军兵当中有广林的部下,认识广獠,看清楚对面站的那人,立刻把他认了出来。

确定对方是广獠没有,李虬催马冲了出去,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上去便和广獠战到一处。

李虬虽然是出身于叛军,但灵武不弱,在上官秀麾下的众多战将当中,他也算是排得上数的悍将。

对付一般的敌人,李虬或许还不在话下,但对阵出身于神池的广獠,两人的差距可就太大了。

两人在马上都没打过三个回合,广獠的一枪便扎在李虬的大腿上,李虬强忍着伤痛,又与广獠战了三个回合,结果三个回合下来,他身上也被人家的天诛虎魄枪挑开三条口子。

见李虬身上多处负伤,坐在马上都已摇摇欲坠,无力再站,下面的军兵们一拥而上,合力围攻广獠。

广獠仅凭一己之力,以一敌千,但场面上却完全是一边倒。

在广獠的长枪之下,真可谓是长枪一挥,倒地一排,长枪一刺,倒地一列,当他施放出金系灵武技能的时候,贞军士卒完全是成群成片的扑倒在血泊当中。

现场那都不该叫做交战,而该説成是单方面的屠杀。

双方的交战还没打上一刻钟,上千之众的贞军竟被广獠一人杀得大败,惨死在他长枪之下的士卒不下六、七百人。眼看着再打下去己方的兄弟就得死个精光,李虬不敢再战,急忙下令撤退,他带着两百来人的残兵仓皇逃窜,总算是在广獠的枪下捡回一条性命。

这就是整个战况的经过,贞军没有中人家的埋伏,也没有什么一波三折的势均力敌,就是跟人家打了一场以多战少的交战,接下来便是一败涂地,李虬身负重伤,营尉战死,十名伯长战死八人,千名军卒只逃回两百来人。

战死这么多人,不能説士卒们没有尽力,只能説明双方实力上的差距太悬殊,广獠的灵武也太可怕。

听完李虬的讲述后,上官秀陷入沉思,洛忍、詹熊、段其岳等人亦是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説话。

就在众人沉默不语的时候,有一名军兵从外面跑了进来,插手施礼,急声説道:“大人,南城外有一骑在城门前叫阵,要……要……”

“要什么?”洛忍在旁沉声问道。

“那人要大人出城,还要大人献上……献上人头……”军兵脸色难看,支支吾吾地説道。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听闻军兵的报信,坐在椅子上的李虬以及那几名伯长、什长无不是激灵灵打个冷战,其中一名伯长脸色煞白,颤巍巍地説道:“大……大人……定是……定是广獠打过来了!”

在八里亭的那一战,如果只是听李虬的讲述,还听不出来什么,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会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广獠的可怕,那种可怕是让人无力的可怕,是让人看不到希望的可怕,似乎不管有多少人冲到他的面前,都会被他杀得一个不剩。

段其岳瞥了李虬等人一眼,而后沉声问道:“李将军,你和广獠交过手,依照你的判断,广獠的修为达到什么境界?”

李虬摇头,低声説道:“我……我判断不出来了,很……很高深,深不可测……”

他这话説了等于没説,段其岳不再多问,向上官秀拱手説道:“秀哥,属下愿出城去战他!”

还没等上官秀接话,又有一名军兵从外面急步跑了进来,对上官秀插手説道:“大人,叶xiǎo姐去迎战场外的来敌了!”

“什么?”上官秀闻言,差diǎn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个叶飞雪简直就是个惹事精,她难得消停了几天,可今日又闹出这么一出,就凭她那身灵武,认为能赢得了广獠吗?

上官秀暗叹口气,再什么话都没説完,背着双手,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

此时此刻,城外的来人的确是广獠,而叶飞雪也确实是出城迎战他了。

西京的城门没有关闭,偌大的西京,也不会因为一人来攻,就吓得关闭城门。而广獠依旧是一人一骑,单枪匹马,他站在城门前,也没有往里进,只等着上官秀出来与他一战。

他没有把上官秀等出来,倒是等来了一个xiǎo姑娘。叶飞雪骑着一匹枣红马,手中提着一柄秀剑,催马来到广獠近前,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他。

她见过广林,在她印象中,广獠也应该跟广林长得差不多,相貌凶恶,满脸的横肉。

可是见到广獠本人,完全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广獠年纪不大,充其量也就二十出头,面白如玉,剑眉虎目,鼻直口阔,相貌堂堂,是位让人看一眼就会印象深刻的俊美青年。

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个遍,叶飞雪不确定地问道:“你是广獠?”

广獠挑起目光,落在叶飞雪的脸上,看了片刻,他又垂下目光,面无表情地説道:“我是广獠。”

“你在这里做什么?”“等一个人。”

“等谁?”“上官秀。”

“为何要等他?”“取他的脑袋。”

“上官秀就在城内,你为何不进城去找他?”“只不想多造杀孽。如果上官秀是条汉子,他就不该牵连无辜,当自己出来献首。”

“如果你非要杀他,我就得杀你。”叶飞雪扬起下巴,盛气凌人地説道。

广獠低垂的目光再次挑起来,落到叶飞雪的脸上,语气毫无起伏地説道:“我不杀女人,也不愿和女人交手。”

叶飞雪笑了,被他的狂妄气笑的,她撇着xiǎo嘴质问道:“你就那么笃定你一定能赢得了我?”

广獠没有接话,再次垂下了目光,似乎叶飞雪这个问题根本不值得他开口回答。

见状,叶飞雪怒火中烧,她一抖手中的秀剑,灵铠化与兵之灵化同时完成,接着,她用灵剑一指广獠,説道:“亮出你的兵器,我要和你决斗!”

广獠没有再看她,只是嘴唇一张一合,低声嘟囔了一句。叶飞雪没有听清楚他在嘟囔什么,她问道:“你説什么?”字-符防过-滤请用汉字输入неì岩擺渡壹下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北京丰益医院看病贵吗
成都银康医院来院路线
呼和浩特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常德治疗早泄医院
河南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