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江南以爱的名义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0:38: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初秋的夜,偶尔有几丝吝啬的风吹过,却吹不起半点的惊喜来,我的心,除了凌乱,还是凌乱。  天上的月亮还在看着我,很安静很安静地看着,我想一定又是嫦娥姐姐在焦急地盼着我回去了,她已经催了我好几次。  怪只怪,我贪恋这红尘,一步难舍,步步难舍。都说红尘万丈,情深似海,为什么我的红尘却不过七百三十个日夜的距离?为什么,终将是用无言埋葬了这过往的牵牵念念?  是你的残忍践踏了我的卑微?还是我的卑微成全了你的冷漠?    (1)  那时,我不过一朵开在云里雾里的芙蓉花,无意被嫦娥看到,移栽于月宫之中。后蒙嫦娥喜爱,便得了她几丝玲珑的仙气,终有一天可以幻化人形。  与嫦娥相交的日子,听到多的是那些翻来覆去的关于后羿的故事,常常,我会看到她清澈而忧伤的眸中滑落的两滴清泪。那泪,不知道为什么,每每看到,我就会有心疼的感觉。  花的心虽然很小,却依然有着鲜活的跳动。  “嫦娥姐姐,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你落泪,我的心就会反应很强烈,像有什么东西刺痛了一样。可是,你说起后羿哥哥时候眉飞色舞的样子,我又会兴奋得难以自制。”我抬起头,满眼迷蒙。  “芙蓉妹妹,我该如何对你说呢?也许,你在尘世里有一段未了的缘,所以,你的心有凡尘的念。”嫦娥一脸的沉重,看着外面不停砍树的吴钢,又看了看脚下的玉兔,惆然若失的样子。  “什么?姐姐你说什么?尘世?未了缘?”  “问世界情为何物,真叫人生死相许!天若有情天亦老!”  “姐姐,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芙蓉妹妹,红尘里,你爱的未必是爱你的,而爱你的往往恰又不是你爱的。爱恨交错的人间,一入,便是悲欢相随啊!我只愿你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一场红尘的劫!”  我开始变得更加不知所以然,说什么未了缘,又说什么红尘劫,我不是一直安静地开放在月宫吗?这几千年来一直如此,为什么要去人间?我喜欢天天守着嫦娥姐姐,听她和我讲凡间的故事;我也习惯了小玉兔时常蹭在我脚下,把我磨得痒痒的感觉。  这时,小玉兔又来了,它直接跳到了我拖在地上的粉色裙摆上,然后安静地看着我,一动不动,我怎么感觉它的眼神里有种怜爱的样子?它是在可怜我吗?  难道,我命中真的有一场浩大的劫?    (2)  “芙蓉,即日起,你就下界去吧!以了却三千年前的一段尘缘。”威严的玉帝坐在凌霄宝殿之上,口气生硬得不容人敢有半丝的反驳。  “我,我……,我想问问玉帝,此番投生人间,究竟是所为何来,也容小仙落个明白。”也许王母看到我颤颤兢兢的样子,萌生了一种母性的同情吧?她也没有传说中的那种跋扈的样子,反而一脸慈祥地起身走到我的跟前。  她说:“三千年前,你本是开在人间,只因吕洞宾寻游,无意中看到你将近枯萎时楚楚可怜的样子,便生了侧隐之心将你带回,你才得已扎根天庭。可是,在吕洞宾救你之前,你是被你的主人遗弃在路边,是一位年轻人将你捡拾,然后栽种,才有了机缘巧合得被吕洞宾遇到。”  我一脸愕然,没想到一株小小的芙蓉花,一个毫不起眼的生命,竟是波波折折,几经辗转。  我已经顾不得站立两边的诸神的议论纷纷,反正于我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花仙能上凌霄宝殿已经是天恩浩荡了,就算违规而死也值了,总比投生人间去不知所云好些吧?  我表现得迫不及待,连问王母:“娘娘,这次下凡是让我还那个年轻人的恩情吗?我要走多久?如何还?我还会回到天庭吗?”  只是说话间,我已被一些人驾出了殿内,任我如何挣扎,如何呼喊,只听得玉帝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天机不可泄露,一切随缘!    (3)  清康熙年间的江西景德镇,街头熙熙攘攘涌动着形形色色的人群,路边的小贩们拼着命扯开嗓子叫喊,生怕别人看不到他家的东西,整条街吵吵闹闹,让人好不心烦。  “蓉儿,你等等我,不要走那么急嘛。”我不管不顾,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似的。  “蓉儿,你听我说啊,小心马车撞着你,慢点。”身后那个声音还在响着。  他三步并作两步,终追上了我。一把,他就将我搂在怀里,我拼命地撕扯,叫嚷,捶打,可他就是不松手,反而更加紧紧地攥着我的手。,我妥协了,投降了,把头深深埋在他的怀中。早已顾不得别人飞来诧异的目光和指指点点。  “蓉儿,不要逃离我的世界,我不能没有你的,以后不要和我赌气好吗?你的情绪总是牵动着我的心。”  “思洛,你也应该知道我有多么爱你,我为你早已没有了自己。”  “好吧,蓉儿,我们去城东的湖边走走,这里人多,小心传到我爹耳朵里,又会引来许多的麻烦。”  “嗯”  我温驯得跟着思洛走去。  已是五月,湖边的垂柳绿意盈盈,在风中摇摆着柔嫩的身姿,让人的心也随之翩翩而舞起来,不时有几只不知名的小鸟飞来,忽而停在枝上,忽而浅行于湖水之上,激起一圈一圈小小的涟漪。  思洛猛得将我从背后紧紧拥住,他的下巴倚在我的肩头,然后闭上眼,轻轻地说:“蓉儿,你真香。”  我却感觉他的话才是真的香,香得醉人。  “思洛,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就是我今生美的爱人。”  “蓉儿,你一定会是我这辈子个,也是一个深爱的女子。我不能给你全世界,但我的世界全给你。”  我猛地扭过头去,将思洛紧紧拥住,然后抬起头来直盯着他,目光舍不得移开,就那么一直他看着我,我看着他,脸一阵阵的火辣。  思洛抬起手来,抚摸着我的头发,然后是脸,是轻轻用手指触摸着我的唇,看着他满眼的温柔,我就感觉自己飘飘忽忽起来了,他凑到我的耳根边软软地说:“蓉儿,做我的女人吧!这辈子我只娶你。”  我已经不能把持自己,眼前这个让我心爱到了极点的男人,又怎么可以让我舍得拒绝他的一切,任由他温热的唇将我狂热地吞噬。    (4)  “蓉儿,你是不是又和林家那个少爷私会去了?你一个大姑娘怎么就不懂得羞耻呢?看街上的人都议论成啥样了嘛,你这存心是要把我老葛家的脸丢光啊?”  爹一边‘啪啪啪’硌着鞋底子的土,一边训着我。  “爹,我没有丢你的脸,我就是喜欢思洛,思洛也喜欢我,他还说要娶我呢。”  “咦……,真不知道害臊,你看看人家是什么门弟,咱这普通人能高攀上吗?”  “我不管,反正思洛说他心里只有我。”  “傻闺女啊,不听爹的话,有你吃苦的时候。”  我听不进去爹的话,一心一意就想着思洛,一天不见,心里就慌慌得没了个主张,像丢了魂儿一样。就算是见不到他,站在他们家那大院子外瞅几眼也是心甘情愿的。要是运气好听到他在院子里说话的声音,那我晚上就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其实,我也不是不知道思洛家是这景德镇上响当当的人家,他们家做的瓷器还受过康熙爷的嘉奖,我更是知道他爹娘已经给他定下了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可我就是喜欢思洛,思洛也喜欢我。就算不定婚,凭思洛的条件,追着赶着想嫁给他的人也比比皆是。  其实,喜欢上思洛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自信。思洛高挺的鼻梁,干净的脸宠,还有一双会勾魂的眼睛,而我,平平常常,自以为没有什么长得出类拔萃的地方。  然而,思洛总是说:“虽然你不是多么美丽的女子,可我就是喜欢,很喜欢。”他甚至可以为我放弃出外深造的机会,就是那一次让我完完全全把心交给了他,深信着他是喜欢我的,在乎我的。  他说:“蓉儿,我爹要让我去外地一趟,说是那里有一个烧瓷很好的师傅,很多人挤破了头想跟他学,我爹是花了很多的银子才和人家打通了关系让我去的。”  “那你去嘛!”刚刚认识思洛,所以我没有多少的不舍。  可是思洛却深情地攥着我的手,他一脸的哀怨,他说:“我舍不得你,我刚刚遇到你,你这么好,我怕我走几天回来你就被人抢走了。再说了,我会想你,想得受不了。”  我‘咯咯’笑个不停,问他:“你以为我有那么好吗?谁也稀罕我?”  “好呢,好呢,在我心里你就是仙女。再说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你是我的好蓉儿,我要保护你。”不容我再次分辩,思洛已经将我紧紧搂在怀里。  后来,他没有去,我却坚定地让他住进了我的心里。  我想,我一定会为这个男人倾尽毕生的爱恋,且无怨无悔。    (5)  思洛一直说,要烧一朵的芙蓉花出来,白润圆滑的底色,用淡淡的青蓝色勾画,有我的模样,有他的情感,一定是世上的绝品。  我一直在渴望,就像渴望与他朝朝暮暮,耳鬓厮磨一样。  “思洛,我们这样天天见面,你爹不会发现吗?”  “不知道,反正近没来责骂我。”  还是城东,还是那个湖边,只不过已是萧冬寒季,湖面早结了厚厚的冰,我和思洛也是厚厚的棉衣遮挡不住逼人的寒气,他紧紧搂着我,然后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  我的脸不知道是被冻得通红,还是因为在他的怀里而羞红。只听他说:“蓉儿,看你,真好看!活脱脱一朵娇艳的芙蓉,难道你是芙蓉仙子下了凡吗?”  “说什么呢?仙子哪有我这模样的。”说着,我顺势挣脱了他的怀抱,走到了不远处的干枯的柳树下,把头埋得很低很低,其实我的心里很甜很甜。  “瞧瞧,我的蓉儿害羞了不是?早晚把你娶回家去,让你羞个够。”思洛边说边往前走。  不说‘娶’,我倒还好,一说这个字,我的心像被针刺了一下,猛地弹跳起来,我猛然抬起头,问他:“你娶了我,你爹给你定的沈家小姐怎么办?”  “我要退掉,一直在找机会,可每次提起,我爹就会让下人打我。我娘也老是劝我说什么沈家小姐知书达礼,贤良淑德,是我们祖上积德才能攀上人家。”思洛捡起一颗石子,然后狠狠地扔了出去。  “那好嘛,你去娶她,她多好啊。”我的心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嘴也噘得老高。  “不,我绝不娶她,只要你点头,我一定会竭尽所能让你做我家的人。”  “我配不上你。”  “说什么傻话呢?我喜欢的只有你,那个沈家小姐我见都没见过,怎么会喜欢她?”  “可,可,你爹不会接受我的,我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  “我喜欢你,没有什么理由。”  “我可是听说,沈家一直在催着你们家快点完婚。”  “是啊,可我一直没松口,我爹也没办法,我要娶的人是你。洞房花烛夜,红纱帐前你和我,这是我一生的梦。”  我的脸又是一阵阵的发烧。  “好啦,我的蓉儿,以后不要这样哀哀怨怨了,我的心是你的,人也会是你的,懂吗?我希望你做一个明媚的女人,愿意看到你开开心心的样子。”思洛用手将我的身子扭到他的面前,用含情的双眼热烈地注视着我。  “思洛,我只是怕,很怕,一觉醒来,你就没了。我喜欢你,很喜欢,你知道吗?我不能没有你。”  “我也是啊,我说过你是我这一生个也是一个深爱的女子。”  “嗯,我知道你是真心的,我也说过你是我今生美的爱人。”  一阵北风吹来,我被不小心撞到,整个身体歪斜了一下。思洛就一把将我搂了回去。  “蓉儿,走,回去吧,时间久了,我怕家里会发现,我一定想办法把婚退了,你等我。”  “嗯,可是……”  “嘘……不要说了,蓉儿。”  就这样,我们谁也没再说话,默默往回走。    (6)  连着好几天不见思洛的人影了,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又像失魂落魄一般。站在他家的门口左望右瞧,也看不到他的影子,更听不到他说话的声音。  难道,难道真的如外面传言的那样,他要完婚了吗?他是成心躲着我吗?所有不好的想法一古脑门儿全跑了出来。  我想着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情切切,意浓浓,怎么会一下子不要我呢?他说要为我烧一朵绝世的芙蓉花出来的,他还没有兑现。  看不到他,我的心里不踏实,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个人顿时像病了一样,我以为我的世界塌了,我以为,思洛没了,一下子,所有的幸福与快乐全部消失了。是啊!不会回来了,我的思洛,我生命的支撑没了。  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样的日子,脑子都变得一片苍白。  一个午后,当我无精打采得在院子里盯着天空的一朵朵乌云看时,我在想着为什么乌云一来,天空就要哭泣,为什么在冬天会有雪花飘落,天空的泪可以是雨,也可以是雪吗?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耳朵,让我周身的血液都猛地窜遍身体的每一处。我不假思索地转过头一看,果然是思洛。  我跑了出去,他已经先我一步往城东的湖边走去。  “你跑哪里去了,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  “我,我……,你别问了好吗?蓉儿。”  “我为什么不问,我要知道你究竟做什么去了,这一下子好几天不见面,我有多担心,我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 共 1647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好的医院
癫痫病治疗方法哪种好啊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纠纷 微店怎么宣传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