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他的改变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8:13: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闹钟突兀的响起来,将熟睡中的季晨吵醒,季晨烦躁的把那个上午才特意买来的浅绿色闹钟丢到一边去,埋着枕头继续睡去。  三分钟后,他自觉的又起来了,把地上停止了叫唤的闹钟捡起来,玻璃上有些裂痕,不过还好,那些不安分的指针还能滴滴答答的耀武扬威,季晨舒了一口气,用另一只手摸着额头,滚烫滚烫的,像是在烧开水,汗珠一粒粒的往下掉,“这该死的天气!”  季晨跑出去买药,现在是下午五点半,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一家规模不大的小公司,管理却严格的甚至是苛刻,请假这种事一般是不会批的,除非你染了甲型H1N1,那些面无表情打着领带的白领会自动给你办好离职手续,运气的好的话可能还会多给一个月的工资。不过,像季晨这种两个月实习期都还没过的人完全是没有放在考虑范围内的。  这些季晨都可以不在乎,他现在跟生活彻彻底底站在一起了,一起糜烂也好上进也好,只要晚上上班之前吃一份不太凉的快餐,半夜去饭堂买一杯橙汁,就能让现在的他心满意足,他就能怀着今天是个好日子的心态来憧憬着明天会更好。那些杂乱的菜色不能让他一下子习惯,所以他更加享受半夜那杯金灿灿的橙汁,金黄色的液体让他的的视线总算明亮一点,这一点明亮,就能把他生活中所有的阴暗给驱散。  坏的就是被安排上夜班,这让季晨尤其恼火,季晨是个对时间控制得很好的人,一贯坚持着白天无论如何也不能睡觉,因此他从来没有一个睡午觉的经历,他不算固执的人,但对这个问题看得很重,对于白天睡觉的人他总是嗤之以鼻,而上夜班后他必须得彻底颠倒自己的生物钟,或者说,颠倒了自己一直一来坚定不移的某种信念。  果不其然,才上班不到半个月,头痛便反反复复的袭来,仿佛脑袋里的思想一点点被剥离,生生强占掉原来正常运行的模式,坏死的细胞聚集在一起无声的反抗,稍没站稳,就好像整个世界都跟着自己颠覆了。紧接着又是感冒,广州的天气尤其怪异,时冷时热,三分钟前可能还是晴空万里,你一走下楼就迎来倾盆大雨,正当你转身回家拿伞再走出来,阳光又猛地打在你脸上。而公司老板显得大方的就是空调开得太足,让本来就头痛不已的季晨的手臂上直起鸡皮疙瘩。  季晨吃了药,又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还是头痛,他思考了片刻,翻身起床,走向阳台,掏出裤兜里的黑色联想手机,拨出了通讯录的个号码。  “嘟——”长长的声音响了一阵,季晨的心里却是千变万化,想要按掉已经来不及了,电话在一瞬间接通了。  “喂……”  季晨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又匆忙按掉,他想自己不是因为懦弱或者别的什么,只是还没准备好,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只是还没准备好。  手机轻轻的振动起来,季晨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你没话费了?打了又挂。”  兀自跑进耳朵里的句子,让他心生厌恶,“不是,按错了。”  然后,他短暂的停顿了一会儿,“爸,我感冒了。”    做的梦里有关于从前美好的东西,浮在星尘里的空旷走廊,某一面墙上被自己刻意弄坏掉,划上自己和她的名字,又害怕被发现所以胡乱的涂抹;氤氲在一层光里的绿色操场,塑胶跑道是土地的颜色,又要深一点;教室里盛开着阳光的小骨朵,稍微有些刺眼的光线在带油漆味道的桌子上堆成了一摞摞书,左边是排位置的同学收的物理作业本,个本子上笔迹不很端正;食堂里永远是闹腾的,爱聊天的女生眉飞色舞的嘴角和男生们的勾肩搭背,在五月扬起新鲜的触角……还有好多好多,胖老师的微笑,班主任的训斥,那个女孩隐藏在心底的背影,都在一瞬间变得美好起来,其实一开始都觉得不是很好的,到处都是缺陷,每个地方都不够完美,都在背道而驰的刹那成为青春明媚的的一道光。那道光,只是短暂的一下,就将生命的意义填充的满满的,才能将现在的季晨变得不再挑剔生活的不满,让他准备好说出那句话。  “爸,我感冒了。”    (二)  季晨去上班的时候,路灯纷纷亮了起来,但还是不能将黑暗彻底掩盖,这个城市,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曾经看见过一群学生模样的孩子在一个小巷子围殴一个男孩,领头的那个叼着根烟,用的上海滩里许文强的手势,但还不是很熟练,所以连着呛了两下,一边还吆五喝六的招呼那个脸上带着泪花的男孩。季晨走了过去,吼了一声,“住手!”显然那些小混混们是才出道的,所以纷纷停了下来,不知所措的望着他们的老大,那个老大很酷的把烟丢在地上,撇下一句,“我们走!”然后灰溜溜的跑走了。  季晨自嘲的冲那个男孩笑笑,拉他站起来,原来自己已经能用一个大人的气势来压住那些孩子了,可是在一个月前,自己也是那样一个孩子呢。他这样想着,暂时忘记了头痛,后来的都记不得清楚了。如今的他走在人行道上,自如的避开来来往往拥挤的人群,路边上的垃圾很多,明早会有个不喜欢穿黄色制服的女人“骂街”,骂街上的垃圾怎么也扫不完,骂那些丢垃圾的人没有公德心,骂自己总得没出息的穿黄色的制服,骂自己老公没本事害自己那么早出来受气……  想得多了脑袋就不那么痛了,季晨称这是心理治疗法,走到公司的时候,已经七点四十五了,他径直走向科长办公室,不管怎样,他还是愿意试试,看能不能请到假。  “科长晚上好。”季晨礼貌的冲坐在椅子上看报纸的科长打招呼。  “嗯。有事么?”科长头也不抬的问。  “是这样的,我近有些不大舒服,今天又感冒了,想……”季晨还没说完,科长便抬起了头,递给反复思考措辞的季晨一份文件,“季晨,是你啊,我正好要找你,你把这份文件去复印两份来。”  “啊?科长,那我请假的事?”季晨虽然知道这个公司的冷漠无情,却没想到会如此碰钉子。  科长低下头重新看报纸,“对了,你复印好直接给后台的那个陆小姐,然后你今晚就在她那里学习下文件处理吧。”  季晨不再吭声,默默的接过文件,走出办公室,眼泪含在眼眶中一直没掉下来,同样滚烫的温度,却与额上的意义迥然不同,恍惚中忘了关门,听见科长在里面假装咳嗽,又急忙退回去把门给关上。  季晨复印好文件,坐在后台那位陆小姐的身旁,胸牌上写着“陆曼华”,“这是你要的东西吧?”却没想到后台正对着空调,季晨被冷气一吹忍不住咳嗽了好几声,狼狈极了。  陆曼华看着身旁努力维持形象的男子,不禁笑出了声,“感冒了吧?或许我可以免费送你杯还冒烟儿的白开水。”她看起来十分端庄,脸上化着淡淡的妆,把右手边的玻璃杯推到季晨面前。  “嗯。谢谢!”季晨说完这句又咳嗽了起来,这次他自己倒是先笑了,然后他没有犹豫的慢慢喝下那杯白开水,不是很烫,但舌头还是有点烧疼,一口下去后感觉好了不少。  “不用这么急吧?生怕我马上又不会让你喝了似的。”陆曼华有点嗔怪的说季晨,“怎么,一个人在这边,没人照顾?现在的男人可是一个比一个邋遢,照顾自己都不行。”  “不是……“季晨想要反驳,声音却是极低,仿佛自己现在争论已经没有一点底气,“刚出来,有点不大适应而已。”  陆曼华一边熟练的用电脑处理那些送来文件,一边问他,“哦?多大了?”  “18。”  “才刚成年就出来了,这么小。”  “也不小了,我家乡那里十六岁出来的都不少。”  “你是哪里人?”  “重庆。”  “是听说那里的教育不怎么发达……”陆曼华思考了一会儿,“只不过,你还是太小了,所以刚才那句话我收回,就是那句现在男人可是一个比一个邋遢那句。”  “没关系的。”季晨尴尬的笑笑。  陆曼华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敲动,“我知道没关系,我只是让自己心安一点。为什么不继续去上学了,其实你应该去上个大学,不管是的还是三流的都好,拿个本子总能增加些底气,而不用在这里受这些鸟科长的气,他也就是个三流大学的出生,整天在这里趾高气扬的硬是以为自己是清华的博士后呢!”  季晨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我们观念不一样吧,所有人都把文凭当作翻身的一张底牌,所以才会一直不停翻开反复的打。”  陆曼华用指尖抵住下巴,“你这的话有道理,但是我不满意,我总觉得我还年轻,跟你口中那些封建思想缠身七老八十的大叔大婶儿们还是不一样的,事实上我也才刚满二十岁,不过你看我肯定不像吧,我一直觉得自己老得特快,现在就跟那居委会大妈差不多了。”  “没有,你看起来很年轻。”季晨刚说完就又开始咳嗽。  “你看你看,你一说谎就咳嗽了,这两天你别撒谎了,太容易就露陷了。”陆曼华吱吱的笑了起来,季晨觉得她笑起来像一只猴子。  “我出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大,我天生就不是个学习的主儿,逃课,顶撞老师,打架什么的我都干过,该记过的记过,处分的处分,我还不是一样能自己养活自己,而不是那个仿若不存在的大学,我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精彩一点,顺着自己的意思来,不过到我们班76个人也只考上了21个,其中只有两个上了一本,后来是该补考的补考,留级的留级,跑出来闯荡的闯荡,就像我。”  “你还打架?”季晨有点不大相信眼前这个女生说的话,陆曼华看起来特别有气质,怎么瞅也找不到那股心狠手辣的劲儿来。  “岂不是了,那时候我还有一群手下,他们每天给我买牛奶面包,随时零食伺候着,我那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有一次把我们班上的名的脑袋用砖头拍了个愣头青,他妈来我家向我妈告状,大吵大闹说他儿子要是因为脑子出了问题考不上重点就找我,还果然没考上重点,甚至被排除在那21个人以外。”  “那他妈后来没找你么?”  “没有,那个男生自己在外面搞大了一个女生的肚子,在考场作弊被逮到,她妈还好意思跑来找我么?呵呵。”陆曼华回忆起往年的事情神色不禁飞扬起来。  季晨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专心看陆曼华处理文件。  “你似乎不大爱说话,这样子的性格可不好找女朋友哦!对了,你有交过女朋友么?”陆曼华停下手里的动作,“不用看了,我已经做完了。”  “啊?”季晨的脸刷一下红了,过了半响才慢慢吱声,“都过去了……”  陆曼华不屑的吸了吸鼻子,“我就知道肯定有,现在的学生们都这样。不过你这么害羞倒是个例外,不过看起来这个例外并不是很美丽,分手了吧?”  “嗯,她家里人对她期望很高,她要去读大学,还要考博士,其实我不知道考那么多那些证做什么,不都是为了好好生活么?可是我们一定得靠那些证件来生活么?我不信,所以我不管家里人如何反对找工作,我相信自己一样可以好好生活。”季晨的语气十分坚定,刚才还脸红的他现在更像是一个大人,其实从他作出这个决定开始他就已经是个大人了,尽管他嘴角的胡子还不够密集,脸上还带着生涩的稚嫩,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坚定不移的信念可以自动替换掉那些表面的东西。  “不错,是这样的,说到底,人都是用手在创造,不管是那些本子也好,还是空在嘴头的生活,都得用手,还有脑子。”她指了指季晨的脑袋,“不过,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才觉得珍贵,比如那些学校里的时间,当它们还只是自己手中平常的玩物时,谁会想到其实是它们玩了我们,我们到来踌躇来后悔都显得我们输了,我也知道自己输给了它们,我甚至恨过自己当初没有好好珍惜而是风风火火的奔赴在外,我相信你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对吧?”  季晨没有回答她,不过他很明确自己的答案,他隔着那个玻璃杯看着陆曼华的脸,在白炽灯的作用下装饰上一层隐隐约约的光芒,是那种明明知道是虚假的也会觉得奇妙的美好。她的调子慢慢变轻,“可是该死的,我就是个没用的女人,现在的我是多想回到从前啊!”    (三)  季晨叫她小禾。  其实陆曼华问起他有没有交女朋友的时候,他停滞了半天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季晨甚至都不能确定小禾到底算不算是自己的女朋友。  那时候的他们没有谁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现在季晨来回忆的时候,才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应该算是吧,他们牵过手,甚至有拥抱过,不过不算是十分正式的。牵手那次是因为小禾在路上不小心扭伤了脚,季晨因为不敢扶着她,只好牵着她的手回家,也让两个小小的少年脸红心跳了一路的风景。拥抱更是个偶然,小禾能歌善舞,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艺术节,彩排那天是晚上,在一个空旷的大教室里,轮到小禾的节目时,季晨按事先约定好的去送花,正巧赶上停电,黑暗一下子淹没了所有,小禾素来怕黑,一下子抱住季晨,两个小人儿在黑暗里融化在一起,彼此滚烫的温度,暂时忘记了要分离,直到灯亮起,他们还是抱在一起,全场几百个同学静静看着他们,还是小禾先反应过来,拿着麦克风极其自然的说,“谢谢你的花,很漂亮!”然后她回过头冲大家甜甜一笑,那个笑容自然而然的把方才的一切给消释掉了。  这么看来还不算过了那层防线。   共 776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睾丸畸形是否影响生育
昆明癫痫病好的医院http://kmdx.qm120.com/lj61/
昆明癫痫病医院十佳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潮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舟山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郑州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开封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潜江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湘西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鸡西肿瘤妇科医院哪家好 鸡西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鹤岗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开封有哪些复杂先心病医院 鹤岗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大庆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安阳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佳木斯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安阳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佳木斯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安阳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安阳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鹤壁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阜新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济源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辽阳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成都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辽阳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承德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本溪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丹东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丹东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巴彦淖尔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汉中有哪些男科医院 汉中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幼儿流鼻血 管孩子消化不良的药物 婴儿大便干燥怎么办 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