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

时间:2019-07-25 21:36:17 来源:互联网 阅读:3次

第16章之前在相府门口,以及厅堂之中,谈彦曾暗中注意二夫人。≌杂≯志≯虫≌但因天子威仪不可冒犯,女眷及一些次要人物,都隔得比较远。以至于谈彦连这具身体的亲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此时跟着红缨去见人,谈彦刚开始还很是忐忑紧张。但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反倒淡定下来。虽然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体是有些愧疚,但这件事也不是他故意为之。再说,就算被发现借尸还魂,难道谈家人还敢拿他怎么样?他这个皇后的位置是谈家推上去的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要死一起死。红缨领着他进了一方院落,名为:凝雪。院子雅致宜人,清幽秀丽。房门口有杂役候着,见来了人,赶紧行了礼,然后要进去通报。红缨笑着直接把谈彦领到了门口。她轻叩门扉:“二夫人,皇后娘娘来啦。”里头应了一声,有丫鬟从内打开了门,恭迎两人进去。谈彦抬眼望去,客厅正中立着一个美貌妇人。妇人容貌秀美,气质清冷,脸上几乎没什么岁月的痕迹,年轻得不像生过孩子。她的相貌和谈彦现在这张脸,有五六分相似,应该就是原身的母亲了。二夫人的眸子淡淡地扫了眼自己丫鬟,道:“彩袖,你许久未和红缨见面了,出去叙叙旧吧。”名为彩袖的丫鬟福了福身,便拉着红缨的手出去了。门扉被扣上,室内的光线一下子黯淡不少。谈彦沉着地看着眼前的妇人,斟酌片刻后,说道:“母亲。”也不知道平时是不是这个叫法,但总归要先向长辈行礼。二夫人也不言语,目光晦涩的停留在他身上。谈彦任由她打量,只觉得这母子见面的场景着实有些怪异。母亲见到儿子大难不死,难道不该各种关心,各种激动么?过了半晌,二夫人才开口道:“皇帝没碰你?”这话问得很有水准啊。谈彦立马提高了警惕,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包含了相当多的信息。母亲见到儿子活着回来,能如此镇定淡然就很不对劲了。不先过问儿子在宫中的近况,可见她对儿子没多少关爱之情。一开口又直戳重点,一般人听到这个问题,保管会倒苦水般自己主动全说出来。当然其中的含义还远远不止这些,但已经没多少时间容许谈彦细想。于是他忽然笑了,轻轻松松道:“碰了。”二夫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极度不可置信,连声音也尖利起来:“碰了?他、他碰了?!”谈彦没想到自己使了个诈,就诈出这种效果。对不起啊渣男,把你说成基佬了。二夫人好像非常失望一样,根本没顾忌自己的儿子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谈彦心思一转,道:“母亲,这难道不是好事吗?”二夫人脸色铁青,连五官也揪拢起来,变得狰狞。她压低气息,粗声道:“呵,好事?你倒是很有本事,竟然让皇帝,让他……”谈彦挑眉,静听她把有用的消息抖出来。只是等了片刻,她却住了嘴,很是谨慎的什么都没说。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帮你说出来。“陛下很喜欢我。想必母亲也听说了,我在宫里闹了那么大的事,他也只是轻微责罚,做做样子。母亲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是。”二夫人眸光一凛,视线如尖刀般一寸寸向开谈彦的身体,冷笑道:“高兴?只有你高兴,只有谈家高兴罢了!”她目光游离,神色癫狂,仿佛陷入了某种魔怔当中。忽然间,她又对谈彦厉声道:“不可能!这么好的一个把柄,皇帝不可能不用来对付谈家!”谈彦眉头微皱,谨慎的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二夫人被他镇定自若的表情弄得更加崩溃,她扶着桌子想坐下,却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慌手慌脚地扒住桌子,才颤颤巍巍地坐到了凳子上。谈彦上前,拿起茶壶为她倒了一杯茶,双手奉到她面前。这是一种心理战术,此时此情下,这种举动很容易激怒对方,促使她说出更多的话。果然二夫人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茶杯摔在地上,打湿了珍贵的地毯。“好得很!现在我也管不了你了,翅膀终于硬了,好得很,你滚!你滚!”谈彦忽地跪下,面色哀戚:“母亲就从未为我担心过分毫吗?也从未在意我在宫中过得好不好?”二夫人见他这副低姿态,一时间竟然怔住了,目光呆呆地望着他。谈彦膝行向前,抓住她的手道:“母亲心里还是有我的,是吧?”努力挤出两滴泪水,谈彦黯然地凝望她,哑着声音道:“娘亲,我现在是皇后了,可以护着您了!娘亲!”二夫人被他情真意切地叫了两声娘亲,眼眶一红,两行清泪瞬间就滑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谈彦一看有戏,赶紧用脸去摩挲她的手背:“娘亲,我在新婚之夜一头撞在柱子上已经死过一回了,是陛下他没嫌弃我。”二夫人连忙用手去摸他的额头,小声问:“还疼吗?”谈彦摇摇头,却用额头去蹭她的手心,就像一只幼兽对母亲舐犊之情的本能渴望。二夫人终于哽咽地哭出了声来。谈彦抬起右手,用拇指揩去她眼底的泪水。二夫人猛地拥住他,崩溃地喊着:“雪雁,娘亲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谈彦轻轻拍着她的背,静静等待她抒发情绪。二夫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见这谈彦进宫这十天的时间里,对她造成的压抑有多重。谈彦耐心极好,中途一句话都没说,让她尽情发泄。等他膝盖都跪疼了,二夫人才堪堪停了下来。她双手捧着谈彦的脸,无比愧欠道:“雪雁,你怨我吧,怨我吧!”谈彦认真道:“我从不会怨娘亲。”二夫人又落了泪,脸上的妆完全花了,眼中全是悔恨和颓然:“是我的错,是我没本事,活生生地把你往死路上逼。你是个好孩子,却偏偏遇上了我这样的娘亲,真是造孽……”谈彦眉眼温和地看着她:“子女本是前世缘,有缘才合。”二夫人似被他这句话感动,说话时连双唇都在颤抖:“好孩子,这些年你过得太苦了……你一直问我为什么不关心你,我今天就告诉你。”二夫人擦了擦眼泪,缓缓道:“十六年前,我也是你这般的年纪,原本已经和尤溪傅家的公子定了亲,没想到谈文典到我家做客,看上了我,非说要娶我为妻。那时我与傅家公子情投意合,自然是不肯。怎奈何谈家势大,根本得罪不起,你外公只能将我嫁入谈家。”“结果没想到谈文典只是想得到我陈家的一块封地,那封地内竟有两大铜矿。如若他得了矿产,依旧对我陈家好,那便也就算了。”“偏偏,此时方家的嫡女,也就是大夫人看上了谈文典,死活要嫁入谈家。他们方家乃是新贵,比陈家身份地位都高出许多。于是我被贬为侧室,她被扶为正妻。”原来当年还有这么一段事。谈彦起身倒了杯水给她,二夫人接过茶杯却有些不好意思。谈彦笑道:“不碍事,母子哪有隔夜仇。”二夫人点点头,抿了一口水,怅然道:“方芸这毒妇,在府中一手遮天,横行霸道,什么好处都让她得了,却还是不满足,不仅迫害府中姬妾,连我也不放在眼里。”“你可知这些年,为何府中只有你大哥一个男丁?就连女孩,也只有你和你大姐?”谈彦心想这太容易猜到了:“是大夫人迫害的?”“嗯。”二夫人回想起过往的一切,眼眸中的恨意如火般燃烧起来:“那时你爹对我尚有几分情意,惹得方芸十分妒忌,三天两头找我麻烦,但你爹还算护着我,她不肯罢休,就把主意打到了我陈家头上,联合谢家迫害我陈家,竟将我父亲给活活……气死了!”二夫人抹着泪,咬牙切齿道:“谢家和方家都是我的杀父仇人!”“父亲死后,陈家一蹶不振,谈文典这个唯利是图的伪君子便再也不管我的死活。那时我正怀了你,举步维艰,还是卢家大小姐见我可怜,将我接去卢府安胎,才将你保了下来。”没想到当年发生的事情这么曲折。谈彦听了也是心疼,安慰道:“辛苦母亲了。”二夫人摸摸他的头,忍着泪道:“哪家生了男丁不是张灯结彩,偏偏你呱呱坠地之时,我却只能担惊受怕,生怕你被方芸那毒妇给残害了去。最后还是卢大小姐出了主意,找了个女婴替代,让我带回谈府骗了方芸。”谈彦:“所以我自小就以女装示人?”二夫人愧疚地看着他:“苦了你了。”“我临盆之际,方芸害怕我生出男孩,又去陈家闹事,你外婆气不过,上前理论,结果被他们一推搡,就……就再也没醒来过……”“卢家大小姐为让我安心生产,硬是给瞒了下来,等我出了月子才告诉我,我竟然连自家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听到这里,谈彦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这具身体会以男子之身入宫当皇后了。

沧州男科研究院哪好
临沧好的治牛皮癣医院
十堰哪家医院专治牛皮癣好
玉溪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玉溪治附件囊肿价格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